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学术自由与精神自由


评论(0)|2015-04-16|发布:tika |收藏

  在一个自由言说不仅成为理想、更成为现实的国度与时代里,自由的外在形式在被极度丰富之后,其内涵却在世俗性的极大鼓吹之后遭遇解构与篡改。在一个长久独裁的历史里习惯了非自由生存的民众们的心目中,“自由到底是什么”确乎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余秋雨《寻觅中华・稷下》直面这样的现实,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下学术自由与精神自由的实际失落这个历史性的巨大遗憾。
  “稷下学宫所面临的最大难题是显而易见的:它是齐国朝廷建立的,具有政府智库的职能,却又如何摆脱政府的控制而成为一所独立的学术机构,一个自由的文化学宫?”余秋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发现与结论?一切的发现都不过是基于现实反思的结果。通过这样的一个发现,余秋雨实然指陈了当下学术遭遇行政绑架的社会现实,并以稷下学宫的美丽盛景道出了心中的学术自由的理想:“保持思维对于官场的独立性,是稷下学宫的生命。”是的,稷下学宫,如百溪入湖,孔子式的“流亡大学”在这里汇集了。流亡是社会考察,汇集是学术互视,对于精神文化的建设都非常重要。而稷下之所以即便在成为一片废墟之后依然能刺穿历史,矗立在精神文化的传承之中,就是因为稷下不为任何力量所左右的自由精神――
  “稷下学宫是开放的,但也不是什么人想来就能来。世间那些完全不分等级和品位的争辩,都称不上‘百家争鸣’。……稷下学宫对于寻聘和自来的各路学者,始终保持着清晰的学术评估。这就使学宫在熙熙攘攘之中,维系住了基本的学术秩序。”
  蓦然惊悚!
  当所谓的“开放”到了一种失去限度的程度的时候,当我们沾沾自喜自以为得到了自由的时候,话语的空间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个以嗓门论是非的闹市,如同我们今天不少传媒的“文化版面”一样――谁敢断论今天盛行于媒体的那种“自由”是真自由还是伪自由?谁又能给多元并存中的任何一种价值体系一个真正的名份?从共鸣时代到未鸣时代再到众生喧哗的时代,当今天“自由”也成为行为艺术之一种,自由本身成为了无法诠释的荒诞。“维系基本的学术秩序”,我很赞同,任何自由都只能是相对存在的。
  正是因为这样的不为权术绑架的高贵的独立和自我严谨约制的学术操守,使得稷下学宫里流出了真正平等的学术争鸣和富于生命力的精神自由,从而使各种文化、诸子百家进入一种既高度自由又高度精致的和谐状态。余秋雨这样表述这种伟大的和谐状态:“世上有很多文化,自由而不精致;又有很多文化,精致而不自由。稷下学宫以尊重为基础,把这两者统一了。因此,经由稷下学宫,中华文化成为一种‘和而不同’的壮阔合力,进入了世界文明史上极少数最优秀的文化之列。”这“极少数最优秀的文化之列”都有什么呢?这是一个精神文化的建筑群,是一个文明的圣地,在这个圣地里,聚合着这些在人类历史上开山立派的精神巨人:孔子、释迦牟尼、苏格拉底、墨子、德谟克利特、孟子、亚里士多德、庄子、阿基米德、韩非子……在这份名单里,东方文明故地与西方文明故地奇妙地遥相呼应,不禁令人惊叹,这么多无法超越的中西方经典高峰,为什么会在那样一个相对集中的历史片段里奇妙地相聚?他们给了数千年后的我们什么样的昭示?
  光影的喧哗或沉默里,“前进了还是倒退了?”将永远是历史轮回无法逃避的宿命之问。
  (作者单位:浙江温州中学)

系统分类:图书馆学 >> 综合研究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