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揭秘卵子交易黑色产业链


评论(0)|2015-03-20|发布:久如真 |收藏

  卫生部明确规定,严禁任何形式的商业化赠卵和供卵行为。而在北京却存在由多家中介操控的“卵子黑市”,形成包括体检、取卵、代孕等多环节的黑色产业链。他们瞄准北京高校,对北大清华等名校的女生卵子更是出价数万元。中介牟利的背后,凸显国内针对捐卵、代孕等缺乏完善的法律法规和系统社会管理的现状……

  
  
  “营养费”5千元“捐卵”不签合同
  
   北京多家高校的校园论坛内,有不少求购或求捐“卵子”的广告。日前,记者随机在网上选择了一家设在北京的捐卵中介。这家名为“阳光代孕网”的公司,对外的宣传更像是一个慈善机构,“帮助全国各地不孕不育家庭,同时也帮助很多家境困难的女大学生”。
   负责人李尘(化名)介绍,公司成立已有7年,为客户提供一条龙服务,包括代孕、捐卵、联系医院外,还协助亲子鉴定以及办理出生证等。李尘把“捐卵者”称为“志愿者”,把“报酬”称为“营养费”,但拒绝签订合同。
   记者佯装有捐卵意向,递交相关资料并初审通过后,李尘介绍“捐卵”的大致流程,见面会上捐卵者被客户选上将进行体检,一切符合要求后,捐卵者接受催卵针,最后进行取卵手术。
   “你作为名校学生,应该知道目前国内做这个是违法的。”李尘说,为保证双方的安全和隐私,交易都没有合同,中介和捐卵者也从来不签合同。“营养费”要等到取卵手术时才给,李尘说一般都是5000元。
   记者以急用钱为理由,要求立刻进行下一流程――见客户。李尘说,公司每周六都会安排一次客户和志愿者的见面会,一般有10余名客户和20多名志愿者。几天后,李尘带记者来到某咖啡厅,后领来四五名20岁左右的女孩。客户多是一对对夫妇,都在40岁以上,有的已年过50。从穿着看,并不是都很富足,有的甚至可以用朴素形容。他们只是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女孩们,偶尔夫妻轻声低语几句。一个多小时的见面会中,记者几乎没有看到一个客户笑过。
   每桌客户至少配有一名中介人员,他们穿梭在客户与女孩间传话,内容大多是女孩的身高、血型、嗜好等信息。下午3时许,客户和女孩们都陆续离开。“你最大的弱势是单眼皮。”李尘告知记者,这次未被选上。
  
  黑色产业链向国外蔓延
  
   记者以“捐卵志愿者”身份暗访的同时,还以需要求购卵子和代孕的客户身份,联系这家“阳光代孕网”的中介公司。多次QQ联系后,中介公司发来一份名为《相关费用》的文档。文档中对捐卵、代孕相关费用,以及支付给医院、捐卵志愿者、代孕妈妈的金额,都有明确规定。
   该文档显示,一般需要他人捐卵的客户,需要支付中介5万到10万,其中8000元为中介费,其余4万到8万为支付给捐卵志愿者的补偿,1万左右支付给医院。如果还需代孕服务,客户需再多支付20万余元,分别给代孕妈妈、医院和中介。
   但记者调查,仅购买卵子一项,中介一般支付给捐卵者5000元左右的报酬,医院方体检、打针、手术等费用8000元,难道中介牟取至少70%以上利益?
   “中介支付的费用远不止这些。”从事捐卵、代孕等中介服务8年的王超(化名)说,由于是违规操作,医院这块风险较大,医院、医生、护士,凡是知情的都需要打点,“听说医生做这个,一年收入几百万。”王超透露,客户中意在校女大学生,因为她们年轻,卵子库存量多,质量高。同时,她们能考上大学,各方面素质相对较高,卵子的基因也比较好,“越是名牌大学,卵子的价格越高”。
   除了捐卵业务外,“阳光代孕网”中介公司称,应征代孕妈妈可获得14万元的报酬。“付出跟回报肯定是成正比的。”王超说,代孕妈妈的付出比捐卵志愿者多,所以报酬自然也高。代孕妈妈每个月都能领到一部分生活费,孩子生下来后一次性支付余款。
   王超称,客户并非都是有钱人,需求也不同。有些中介提供更高端的服务,有赴美代孕套餐,可使用美国代孕妈妈,价格都在百万元以上,包括签证费、捐卵费、代孕费,孩子出生后的签证,甚至都包括国际驾照等。
   王超透露,国内从事捐卵、代孕等业务的中介至少有数百家,工作人员有上万人,每年服务一万余户家庭。他说,目前国内不孕不育的妇女在10%以上,对卵源的需求很大,“但在国内获得合法捐赠的卵子几乎是不可能的”。
   北大妇产儿童医院妇科副主任医师薛晴证实,“使用试管婴儿治疗周期未用完的卵子”的情况几乎没有,“至少北大妇幼医院没碰到过”。
   目前,王超所在的中介公司都在国内寻找卵源和代孕者,然后选在香港、泰国等地进行捐卵者的取卵手术或代孕,“这样可以规避风险”。
  
  捐卵存在引起多种并发症的风险
  
  今年20岁的女孩李青,就读于北京一所大学,2010年年初通过一家中介做了捐卵手术。
   她回忆,体检合格后就打催卵针,“连着8天,一天1针”,李青说,打针那几天身体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针扎的胳膊有些痛。
   接下来是取卵手术,李青说其实并不需要开刀,只是从阴道插入一根管子,通到卵巢后把卵子取出,并立即冷冻。李青坦言,手术时很不舒服,但休息了几天就恢复正常了,手术之前李青拿到营养费。
   “现在回想也不后悔。”李青说,但决不能让身边的任何人知道。
   中介内部人士透露,卵子取出后采用人工方法让卵细胞和精子在体外受精,并进行早期胚胎发育,随后植入女方客户或代孕者体内,“国内这方面管得比较严,一般都在私立医院或是国外的医院操作。”
   记者暗访中,中介对每位“捐卵志愿者”都称没有损伤,多名“捐卵”成功志愿者也表示“身体未见异常”。
   北大妇产儿童医院妇科副主任医师薛晴称,“非法取卵手术”和做试管婴儿取卵手术是一样的,需要用激素类药物抑制卵巢活动,同时将闭锁的卵泡“催熟”,促排卵,存在引起多种并发症的风险,比如卵巢过度刺激症,引发水肿、腹水、肺栓塞等,严重的可能致死。此外,一般情况下,女性22岁以后,卵细胞才完全发育成熟,过早或频繁的“催熟”,还有提早绝经的可能性。
   也有专家指出,中介的违规操作,私下里进行手术,一旦发生医疗事故,志愿者很难维权。同时,由于中介审查等机制相比正规医院十分薄弱,在“捐购”双方互盲的情况下,存在发生伦理悲剧的风险。
  
  捐卵比捐精复杂得多
  
  事实上,卫生部对捐卵有明确规定,只能使用试管婴儿治疗周期未用完的卵子。赠卵者仅限于接受人类辅助生殖治疗周期中取卵的妇女,严禁任何形式的商业化赠卵和供卵行为。
   对此,北大妇产儿童医院妇科副主任医师薛晴解释,简单地说,就是赠卵者本身也必须是需要做试管婴儿的妇女,而且在相关手术中还有多余的卵子,再经其本人同意,才能有合法捐赠的卵子。
   按照王超的说法,目前国内不孕不育的妇女在10%以上,但通过正规渠道获得赠卵很难,“应该扩大捐卵者的范围,可以模仿精子库,建立卵子库”。
   薛晴称,目前不孕不育的妇女确实有10%左右,但大部分人可以通过药物或者手术治疗,真正需要做试管婴儿,甚至需要别人赠卵的还是少数。2004年北大第一附属医院曾实验性地尝试过建立卵子库,因为捐卵者少,冻卵技术不成熟停止了。卵子的捐赠与捐精相比要复杂的多,保存也更困难,最主要的是捐赠者少,没有卵源,“很多人过不了自己这关。”
   北京博圣律所律师白小勇表示,在现行法律法规下,专门从事捐卵的个人和单位,涉嫌非法经营。如果把卵子当作人体器官来看,这种卵子黑市还涉嫌触犯出卖人体器官罪。有关专家认为,卵子库存在伦理问题。目前这方面缺乏完善的法律法规和系统管理,国家亟须弥补。(据《新京报》)
   编辑/吴雨
  
  

系统分类:临床医学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