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


评论(0)|2015-04-15|发布:olite |收藏

  陈寅恪海外留学18年,既没获得学士学位,也没有炫耀世人的博士桂冠,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名闻遐迩的权威学者。陈寅恪享有“盖世奇才”的赞誉,精通近20个国家的语言,在语言学、史学、佛学等多个领域都有极高的造诣。“文革”时成为“寂寞销魂人”,含冤离世。

  没有博士头衔的陈寅恪,却被称为清华园中的“活字典”“教授的教授”。36岁即和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一起出任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陈寅恪上课有“三不讲”,幽默风趣,听课的教授远比学生多,先生具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不吃日军面粉,拒绝台湾提供的优厚待遇。在大灾难面前,陈寅恪始终恪守着一个民族的史学传统:“国可以亡,史不可断,只要还有人在书写她的历史,这个民族的文化就绵延不绝。”在抗战如此严酷的境遇里,陈寅恪顽强地为后世留下了他对中国唐代历史的系统研究。“家亡国破此身留,客馆春寒却似秋。”在几乎没有参考书籍的情况下,陈寅恪撰述了两部不朽的中古史名著――《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和《唐代政治史述论稿》。在国际汉学界具有广泛影响的《剑桥中国史》在提到陈寅恪时,给予了异乎寻常的褒奖:“解释这一时期政治和制度史的第二个大贡献是伟大的中国史学家陈寅恪做出的。他提出的关于唐代政治和制度的观点,远比以往发表的任何观点扎实、严谨和令人信服。”
  建国后沉浸于学术研究的陈寅恪,拒绝出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二所的所长一职。他说:“我的思想、我的主张完全见于我所写的王国维纪念碑的碑文中。”陈寅恪在碑文中表达了这样的思想:读书治学,只有挣脱了世俗概念的桎梏,真理才能得以发扬。陈寅恪认为,包括他和王国维在内的任何人,在学术上都会犯错,可以商量和争论,但如果没有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意志,就不能发扬真理,就不能研究学术。在这个意义上,他说:“我要请的人,要带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不是这样,即不是我的学生。”
  晚年双目失明的陈寅恪耗费整整10年的时间完成85万言的皇皇巨著《柳如是别传》,这部“痛哭古人,留赠来者”的书,展示了百年中国的一位大学者的大手笔。一个倚门卖笑的弱女子,在明清易代之际,竟比五尺男儿更看重家国大义,他为这个被士大夫轻蔑的奇女子立传,以此表彰“我民族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他通过这样一个人物,把明末清初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以百科全书式的视野展现出来。
  陈寅恪没有遗嘱,但他取得的学术成就却垂范后世的中国。他留下的著作,以繁体字竖排出版,一如他生前期望的那样。这些文字,烙刻着以学术为生命的独特印记,“留赠来者”。季羡林这样回忆陈寅恪:他继承了中国“士”的优良传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易中天在《劝君免谈陈寅恪》中说:“陈寅恪是了不起,可惜我们学不来。”理由有三:首先是“顶不住”,其次是“守不住”,第三是“耐不住”。有了这“三不住”,陈寅恪还真是免谈的好,因为谈了也是白谈。我想,易中天说的是实话,惟其说了实话,让我们看到了斯文在现实中的尴尬处境,我更觉得有为中华而痛哭于斯文的必要。
  【素材素评】 宝剑磨砺出,腊梅凌寒发。就深刻与广博而言,现代养在深闺中的学者们确实无法与那一场腥风血雨中苦熬出来的陈寅恪们相比。在那个学人身不由己的时代,他们能够过滤净化自己的心灵,坚持独立的人格,保持了自己自由的文心,具有正直的士大夫情操和博学深思的中国文化习养。“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今天已成为中国知识分子共同追求的学术精神与价值取向,而且一定会成为现代化以后的现代公民的人生理想。
  【适用话题】 坚守、操守、良知、文化传承、摒弃浮躁、人生的作业、看不见与看得见、过滤心灵、平淡、这也是一种美丽、沉潜、平凡之美、寂寞与辉煌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文化学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