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自学俄文的一点体会


评论(0)|2015-03-19|发布:久如真 |收藏

  只要爱它,就能掌握它

  我刚从小学毕业,在旧书摊上买到一本托尔斯泰的童话集和一八九八年出版的高尔基的最初几本著作。以我的俄文程度,不要说高尔基的著作,就是托尔斯泰的童话我也看不懂,因为那时我还只不过学会了俄文字的拼音。
  但就从这时起,我喜爱起俄文。俄文,在当时是和我心目中一切美好的事物联系在一起的;俄文——这就是那“母亲”的作者用的语言,这就是黑龙江彼岸的那个让人羡慕的没有穷人的国家……的人们的语言。
  也可能是幼稚,我开始自学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会是很困难的事。但重要的,则是因为我对文学着了迷,我不满足于读那些俄国文学的译本;而后来,则是亟于要知道苏联。
  我说这些,目的是说明我自己的一个最主要的体会——只要把俄文和你所喜爱的事业或学问联系起来,你就会逐渐爱上这个语言本身(它也真是可爱的,它具有世界上许多其它民族语言所没有的优美之处);而当你对它有了感情的时候,你就不会怕征服它所遇到的困难了。
  我的学习环境是并不顺利的。我并没有和俄罗斯人接触的机会;后来在日本占领时期的北京,我也得逃开日本人的眼睛偷偷读俄文。我没有甚么外文基础,我找不到地方可以高声朗读,听不到俄罗斯的语言,只能听自己那结结巴巴的拼音。但是,我仍然把这学习坚持下来了,虽然不是不间断地——每年平均三个月左右时间。第三年,我能对照着读高尔基的“三人”,第四年,我就能越过一些生字读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了。
  困难使我中断过俄文学习。我体验过个人的动机——作一个作家、语言学家之类的幻想还不能给人以真正的毅力。只是当自己政治觉悟提高了一些、对苏联有了更深厚的情感,并愿意把自己的力量更多地贡献给人民的时候,俄文学习才继续下来。
  不但懂得而且经常感觉到自己是在为着甚么而学习,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学好,而学好俄文——这就是在为人民而斗争中增添了一个武器,——对于自学俄文的人,这是克服困难的一个重要的力量。
  自学可以成功
  有一些问题阻碍着想自学俄文的人学好俄文。
  许多同志提出发音的问题,读和说的问题。这的确是自学中首先遇到的困难,但它不是不可克服的。首先,在没有广播的地方是不是可以学会拼音呢?可以。目前已经有一些课本——像北京的广播俄语讲座的课本,已经用注音符号和拉丁字把音拼好了。当然,想靠书面上的拼音取得很准确,是不大容易的。但其实这也只是几个字的问题:P可能发不出来(这,就是听人讲或听广播的人起初也往往是困难的),п可能发和轻一些(它比英文的L要重)等等。一般说来,这些困难在以后找到一定的机会,就可以解决。而这几个个别字音暂时读不很准,也决不会是基木上掌握俄罗斯语言所遇到的不可逾越的困难。
  光会读,不会说怎么办?这也不是大问题。由于长期的自学,我到一九四八年为止,还只会读,不能说,也不能听。但后来靠一段很矩时期和苏联人的接触。耳朵和嘴就比较灵了。对于很少机会和俄罗斯人接触的同志,这也可以靠以后有机会时听莫斯科广播或与懂俄文的同志练习交谈来解决。也有一些同志,工作和生活可能不大需要他去说俄文的,那问题就更简单了。
  光会笔译不会口译怎么办?这也是容易解决的问题,特别是年纪轻的人。我在一九四七年——一九五○年中间译过几本剧本和小册子,当时我就想:口译,我可一定不行。可是后来偏巧就有那么一段时期要作口头翻译。结果我发现:原来随便译过的几本东西对自己这段工作大有帮助,这不但是因为许多字和词是过去在纸上熟悉的了,面且因为:口译所需要同时进行的记忆、组织、修饰等工作,是在笔记上也必需的。因而,一个人的笔译,也就是在为他的口译能力作准备,作锻炼。
  时间不够怎么办?除了外国语专门学校的学生以外, 没有谁是时间很充分的。重要的是要善于利用零碎时间。早操后的十几分钟,开会前、等人来、乘电车的时间,都可以用来学习或复习。在某种意义上讲,这种“废时间”利用的办法比起坐在自习室里一连一、二小时的自习还更好些,因为它使你不是每天一次、而必须每天几次甚至十几次地与你
  的生字见面,这种巡回记忆,实际经验证明,效率是高的,同时它也训练你善于在各种环境中集中精神做脑力工作。化零为整,再忙的人每天也可以挤出一、二小时来,
  速度太慢怎么办?任何事情,开始时总要慢些。随着字汇的增加、对基本文法规则的熟悉,俄文自习的速度就可以逐渐加快,甚至越来越快。现在,许多专业书籍的阅读,都已经有了速成的办法,如果有机会用速成的方法突击一批生字和文法,为进一步掌握俄文打下基础,那当然是很好的;但即使有这点基础要想真正弄通俄文,还要靠长期的巩固和不断的学习。不可要求过快,单纯依靠“捷径”“秘诀”而想一下子精通一种语言,是永远不可能的,如果有这样的企图,那反而只会使自己不能有恒地学下去。
  但是作为一点体会,我想介绍一下”精读和浏览相结合”的办法。这就是说,学到一定程度(比方说,记住了一千字或更多些,文法学到了动词)的人,可以不把自己拘泥在课本上,尽量找机会多跟俄文见见面。可以找一些童话或画报,找一些文字构造比较简单的小说或报纸上的易懂的文章,随便翻翻。生字太多时,可抽着查查字典,但也不必要求马上记住:生字少时可以一如半解地试着读下去。这样,你可以跟自己学过的字在许许多多不同的场合见面,它带着不同的尾巴或不同的头,它可能是代表着你原来学过的意思也可能不完全是;它可能一见面就跟你打个招呼,也可能躲躲闪闪,——但每一次见面,都帮助你对它的记忆加深一些甚至更广一些。对于掌握文法规则说来,浏览也是十分重要的。要想光靠课本上的练习就把名词的变格完全记住特别是学会应用,谁都觉得有些困难。但是在浏览中,可以多次地和处境不同的名词见面,可以不断看见字与字之间的不同的关系,就能够更好地理解和学会应用各种词类。这种作法,实际上就是实践,反复地把学得的东西应用于实际,同时又丰富原有的知识。有一些长期苦读俄文而进展不快的同志,有时就是因为把自己的学习活动完全限制在一两本课本的课文和练习头上了。当然,这种浏览必须和经常的精读相结合,后者还得是主要的。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基础医学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