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自由理性精神与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


分享到:
评论(0)|2014-12-05|发布 folora

提示:本文是免费阅读的,但仅注册会员能全文阅读!

  人类使用工具和语言建立社会、改造自然的主体性活动使人脱离动物界,成为具有自由理性精神的主体。自由理性不是某种具体的精神产品(价值观念、伦理规范、逻辑方法、知识体系或艺术作品等等),而是体现在人类创造的一切物质和精神文化产品中的一种自由的原创精神和能力。爱因斯坦说:“想像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像力概括着世界的一切,推动着进步,并且是知识进化的源泉”。他还说:“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因为解决问题也许仅是一个数学上或实验上的技能而已,而提出新的问题,却需要有创造性的想像力,而且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爱因斯坦反复强调的“想象力”指的就是自由理性精神。   知识分子作为一种特殊的职业分工,当然应当服务于人类,服务于社会,为社会提供各种必要的具体知识和精神文化产品。但知识分子更重要更神圣的职责是守护人类的自由理性精神。自由理性不是“然者”而是“所以然者”,是孕育人类知识和道德的母体,是人类文明和文化的源头,是人类精神王国中的众神之王——宙斯。自由理性使人成为创造者和立法者(为自然和人类立法),使人成为自觉、自主、自由的主体,使人成为人。帕斯卡说:“思想形成人的伟大”,“人的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思想即是自由理性,守护自由理性就是守护人类的文明和尊严。   自由理性精神产生于人类的主体性历史活动,在肯定它对文明的原创者地位的同时,应当从人类的历史活动中找到对它的科学解释。黑格尔头足倒置地用“绝对精神”经过“正反合”三个阶段的自我演化解释自然和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老子提出“玄之又玄”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世界起源观念。老子的“道”和黑格尔的“绝对精神”都是脱离人类历史的现实基础,用抽象化、绝对化、本体化的方式对自由理性加以改造而形成的神秘观念。守护自由理性首先需要对与之相联系的各种神秘观念进行“祛魅”处理,恢复其合理的历史定位。   马克......

提示:本文是免费阅读的,但仅注册会员能全文阅读!

系统分类:伦理学 >> 综合研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