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追踪真假茅台黑色产业链


评论(0)|2015-06-17|发布:jingle |收藏

  2010年2月4日,立春,深圳市某局官员樊先生招呼了一群哥们儿,摆“立春酒”。

  一落座,樊先生就拿出两瓶53度飞天茅台。众人一惊:“你真有本事!茅台在不少地方都限购了,凭本人身份证在专卖店也只限买一瓶,多少人凌晨四五点就去排队还买不到,你从哪儿弄来两瓶?”樊先生神秘地笑了笑,给每人分别倒上两杯,大家各抿了两口,狐疑地看着他:“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都是‘飞天’吗?”樊先生闻言,哈哈大笑:“果然连你们这些‘老酒缸’都分不出来!这两瓶酒,一瓶是我们单位向茅台酒厂批量购买的,真货;另一瓶是限购令出台前,一个经销商帮我弄到的高仿货。你猜怎么着?真货才七八百一瓶,高仿货拿到柜台上卖,还叫价1000多。”
  一桌“立春酒”,话题就此围绕茅台展开。这小小“杯中物”,因有了“国酒”的鼎鼎大名,让众人甘愿为之出奇招、显神通,一条“真茅台抢手、假茅台也抢手”的黑色产业链也随之形成。
  
  近几年,真茅台难买,已成共识。一到岁末年初的销售旺季,揣着钱都买不到更成了茅台的“傲人之处”。从2005年至2011年,53度飞天茅台的市场售价从每瓶368元飙升至959元,平均每年上涨百元。而到了终端消费者手中,更远不止这个数。上海市一家茅台专卖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茅台酒难买,是由茅台酒厂的“限量提价政策”造成的。“茅台酒厂一边提价,一边限量,像我们这样的专卖店,想批半吨茅台也得求爷爷告奶奶地找关系。”
  在专卖店买不到,有人自然想到直接和酒厂打交道。因为是茅台酒厂的协议单位,樊先生所在的深圳某局每年会以稍高于出厂价的价钱,从酒厂批出一批酒。“2009年底谈协议时,我们提出来年想多要些酒,可厂方不同意。我们据理力争,‘2010年亚运会在广东举办,我们的接待任务肯定比往年多得多,哪少得了茅台?’这才谈了下来。”
  在这种形势下,手中有货的经销商便有了发财的门路。樊先生曾接触过贵州省仁怀市的一位茅台酒经销商老程。老程获得茅台酒经销商资格已近10年,是个“老江湖”。“2008年以前,我都是将货拉到仓库里再销售,2009年茅台价格飞涨后,我和身边不少人都改行做起了‘提货单生意’。”
  “提货单”是经销商拿在手中的提货凭证。每每有外地客户来到茅台镇,想买真酒,就得先买到提货单再说。找老程买提货单的,有驻京办、驻省会办,有一些小城市的机关和企事业单位,也有高档酒店和民营企业。“什么人都有,都是够不上协议单位资格,又有钱、有接待需要的。”像老程这样做“提货单生意”的,在茅台镇随处可见,不只是经销商,就连酒厂保安、后勤及工作人员都会掺和一下,算是个公开的秘密。
  
  买一瓶茅台要“不择手段”,但就是这样也不能保证买到的就是真茅台。特殊的生产环境、传统的制酒方式,使最普通的茅台酒也需酿造5年,无法像其他名酒一样实现大规模生产。2009年茅台酒年产量突破2万吨,而去年全年,全国茅台酒消费量就达20万吨。如此算来,市场上90%的茅台都是假酒。
  樊先生至今还保留着一个习惯―喝完茅台要撕掉包装盒、砸掉瓶子。“这是父亲教我的。他以前在糖业烟酒公司工作,上世纪90年代,很多人带着重金来我家拜访,求父亲将旧茅台酒盒酒瓶给他们,就是为了‘真瓶装假酒’。如今,一条高价回收链条已形成,那些人也不再需要找关系回收旧盒旧瓶了。”
  记者在广州走访了几家礼品回收店和烟酒经营店,假意问“有茅台酒瓶,要不要?”几位老板都表示“要”,并十分在行地反问记者:“外包装完好吗?防伪涂层有没有刮开?开瓶时有没有破损?”在记者再三强调“包装完整、品相良好、肯定能用”后,他们才报出价格:“53度飞天茅台,一个瓶600元;有盒的,800元。”记者又问年份酒酒瓶的价格如何,一家经营规模较大的礼品店的老板对此十分感兴趣:“你是什么样的年份酒?15年的贵州茅台,一个瓶400元。30年的2000元,50年的5000元,80年的,你只要有,我上万块都收!”
  几乎每个“老资历”的礼品回收店和烟酒经营店,都有一两个经常联系的“中间人”,后者高价收走品相完好的空茅台酒瓶、酒盒后,再转卖给假酒制造者。“中间人”还会盯住两个地方,一是废品回收站,因为有些“不懂行”的人喝完茅台后,往往会将酒瓶、酒盒当废品卖掉,这些5毛钱一个的废酒瓶被“中间人”收走后,简直是一本万利;另一个是高档酒店,很多高档酒店的餐饮部都对服务员进行过开酒瓶的专业训练,以求做到不破坏防伪标志、瓶口能严丝合缝地重新盖合。
  那么,谁又是这些空酒瓶的真正买家?按经销商老程的说法,“10个茅台酒瓶,8个回到茅台镇”。
  在茅台镇,大大小小有600多家小酒厂和作坊,其中70%都是茅台酒厂内部员工所建,余下的30%,也是员工亲戚建的。“茅台酒厂全厂职工近万人,内部员工为这些制假贩假者以假乱真带来了便利,也给相关部门的治理带来了麻烦。就像一个家庭里的双胞胎兄弟,弟弟如果穿上哥哥的衣服假冒哥哥,连父母都很难区分。”茅台酒厂的一位管理者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内部员工造假酒的最大“便利”,就是酒基。通常,酒厂职工从内部拿一件老酒(10斤),视年份不同,价格在500至800元不等,而以这10斤老酒做酒基,能勾兑出上百件假茅台。“用它们做出来的假茅台,一般人很难尝出真假。”老程说,樊先生弄到的那瓶高仿茅台,就是这样来的。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互联网 >> 其它项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