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熊丙奇:中国大学应该建设怎样的理事会?


评论(0)|2015-04-23|发布:joela |收藏

  文|熊丙奇

  教育部近日公布《普通高等学校理事会规程(试行)》(下文简称《规程》),规定高校理事会理事、名誉理事不得以参加理事会及相关活动获得薪酬或其他物质利益,也不得借职务便利获得不当利益。(新京报8月16日)

  教育部专门就高等学校理事会的建立,发布规范要求,体现出对大学理事会的重视。而明确提到理事、名誉理事不能借职务牟利,也有很强的针对性——一些高校已经成立的理事会(董事会),就变为学校和理事(董事)的利益交换,一些人向大学捐多少钱,就可获得理事(董事)的头衔,进而在大学招生时,可以获得优待。但从理事会《规程》对理事会职能的描述以及理事会产生的办法看,上述要求恐难落地,大学会把理事会作为拓展办学资源的渠道,而当选大学理事会理事,会被理事视为荣誉(以及特权),而非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的责任。

  《规程》规定的理事会作用的第一条,就是“密切社会联系,提升社会服务能力,与相关方面建立长效合作机制”,虽然规程也希望理事会“发挥扩大决策民主”的作用,但仅仅是“保障与学校改革发展相关的重大事项,在决策前,能够充分听取相关方面意见”,这就从根本上决定大学理事会,不是学校办学决策机构,而主要是获得办学资源、搞好社会关系的机构,同时最多具有一定的咨询功能——这还要取决于学校的态度,是否要听理事会的意见。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教育学 >> 教育资讯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