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现代乡村需要乡规民约的文化滋养


评论(0)|2015-04-30|发布:joela |收藏

  作者:陈旭峰

  在新形势下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推进多层次、多领域的依法治理,就必然要求发挥乡规民约、市民公约等社会规范在社会治理中的积极作用。

  “皇权不下乡”“绅权不上朝”

  乡规民约是在一定地域范围内以自下而上的方式自发形成的,乡民们所共同遵守的具有内在约束力的一系列行为规范。我国最早的乡规民约可以追溯到《周礼》,书中就有关于乡里敬老、睦邻的约定性习俗。北宋神宗熙宁九年由“蓝田四吕”所制订和实施的《吕氏乡约》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有文字记载的民间行为规范,《吕氏乡约》包含的“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礼俗相交,患难相恤”等四项内容对中国传统社会的乡村治理模式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明代著名教育家冯从吾对《吕氏乡约》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指出,自从《吕氏乡约》在关中推行以后,“关中风俗为之一变”。明代的王阳明主政赣南时曾制定并推行《南赣乡约》,成为古代社会力推乡规民约的典范。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乡村建设运动时期,梁漱溟等人也曾仿照《吕氏乡约》在山东邹平等17县制定并大力推行“乡农教育”,使得传统的乡规民约得到了一次短暂的复兴。在中国传统社会中,“皇权”和“绅权”的界限是分明的,“皇权”治理国家,“绅权”治理社会,因此,出现了“皇权不下乡”“绅权不上朝”的现象,“皇权”和“绅权”处于相安无事的有序状态。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中国传统社会的典型特征就是“家国同构”。“皇权”治理国家靠的是“国法”,而“绅权”治理社会靠的是“家法”。“家法”是建立在血缘基础上的,处理的是家族内部关系。“绅权”治理社会不仅需要协调好血缘关系,也就是家族内部关系,还需要协调好地缘关系,也就是家族外部关系,或者说是家族与家族之间的关系,这就在“家法”基础上形成了“乡规民约”。“皇权不下乡”并不是说皇权不想下乡,而是皇权下不了乡,因为传统社会是一个农业社会,国家控制的资源非常有限,皇权的力量不足以触及乡村社会。此时,乡村社会就必须依托于“绅权”通过乡规民约来实现治理。因此,可以说,乡规民约在构建和维持传统乡村社会秩序上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系统分类:文化学 >> 文化资讯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