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 正文

大陆学生台湾梦


2014-05-27

  10月的北京凉意渐浓,台湾依然满目夏装。已过凌晨一点,台湾“国立”交通大学新校区的陆生宿舍里,24岁、戴一副黑框眼镜的理科男邱辰接受完《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并未马上休息,偶尔在自己的人人网和脸谱网上刷一下屏。


  脸谱网是邱辰去年到台湾读研后新注册的,目前已有500多好友,和他大学时注册的人人网好友量持平。邱辰向《中国新闻周刊》说,“注册脸谱网,主要是用来和台湾的同学交流。同样的状态,我会在脸谱和人人同步更新。”


  隔壁“国立”政治大学的陆生贾士麟,也把在台湾游玩的几张照片同步传到了两个社交网站。今年25岁的贾士麟,2009年在美国取得学士学位后回国,在北京任《周末画报》记者。同为陆生元年的学生,他辞职到台湾读研“是想多走几个地方,增加阅历”。


  “邱团长”与早茶运动


  邱辰戏称自己到台湾是搭上了“陆生元年”的顺风车。如今,谁能想到他当年只是一个本科平均成绩只有70多分,正面临“毕业即失业”压力的普通应届毕业生。


  2011年5月1日,毕业前夕本想旅行散心的邱辰,因为学校的规定临时取消了预定行程。而就在那一天,大学同学告诉他,台湾的研究所正在招收大陆本科学生。


  台湾高校研究生报名对学生户籍和毕业院校都有限制条件,户籍必须是北京、上海等六省市,本科毕业学校必须是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等41所大陆高校。邱辰是北京人,所在的四川大学也位列41所本科院校。


  “我一夜没睡,思维特别清晰地做出了一份读书计划,然后又用了一周时间做了一份申请交上去。”当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距离申请的截止日期只剩不到两周了。直到现在回想起来,他都仍然很讶异自己当时亢奋的状态。“也许是因为正在为毕业后出路发愁时,又一次看到曙光时就想拼命抓住吧。”他解释说。


  6月8日,他收到了台湾“国立”交通大学交通研究所的录取通知书。


  同邱辰一样,采访中多名赴台读研的陆生也都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申请台湾大学不是很难,因为申请的两个关键是两封推荐信、一份研究计划书,而不像在内地读研需要进行全国统一的选拔考试以及面试。


  不过,比起研究生,就读本科的难度更高一些。其录取标准,依然是高考成绩。


  赴台半年后的寒假,有熟人开始联系邱辰,咨询赴台读书事宜。因为申请读研时自己就做了详细的计划,邱辰干脆做了一份更加详细的“攻略”放到了自己的豆瓣、博客上,并附上了自己的邮箱。这让更多的学生,开始找到他进行咨询。


  2012年,在台湾新一届陆生中有七人曾直接向邱辰进行过申请咨询,邱辰也因此被北京的陆生亲切地称为“邱团长”。这些人不乏考入台湾大学、政治大学等名校的佼佼者。


  就在上学期,邱辰和其他第一届陆生,还住在台湾交通大学旧校区宿舍,“每天都要先等上至少半个小时,搭校车去新校区的图书馆、教学楼、食堂。”


  由于赴台读研前期,邱辰就在网上联系了一些未来的校友,入学后他也顺理成章被选为交大陆生联谊会主席。


  但面见校长反映住宿问题,以及奖学金问题,并得到迅速回馈,邱辰还是受到了旁边政治大学同为陆生联谊会长的贾士麟启发。


  资助陆生奖学金的企业,多是在大陆有投资的台商,台湾交通大学、台湾新竹清华大学等理工科大学因为与科技产业联系密切,容易获得捐助。而政治大学等文科类学校,获得企业、私人奖学金较少。这就导致本身就没有台湾政府奖学金的许多陆生,需要自己支付学费、住宿费。


  读社会系的贾士麟,要和其他6名政大陆生一起,“分享”校友原本资助给传播学院两个陆生名额的奖学金。最终,每人每月可领取5000块新台币(约合1000元人民币)。


  由于台湾政府对陆生“三限六不”政策的限制,陆生在台湾读研究生也是不能做研究助理工作的。


  “台湾学生做研究助理的话,根据小时数不同,一个月能拿1万块新台币(约合2000元人民币)。”贾士麟说,“这样,从生活上来说,不能解决经济问题;在学业上,研究助理主要是锻炼学术研究的能力,不做很可惜。”


  2012年年初,第一学期期末的时候,贾士麟通过学校负责陆生管理的行政人员,表示想和校长交流这些问题。由于是陆生元年,政治大学校长吴思华很快就和贾士麟等全部9名陆生取得联系,表示要请他们到学校“水岸咖啡”西餐厅吃早茶。


  上午10点到12点,因为不是饭点,这家他们偶尔才吃得起的餐厅人流稀少,这次“咖啡加甜点”的早茶倒是没有引起围观。


  “吴思华校长很和蔼,一点架子都没有。跟我们聊了一个小时,也算是听到了我们的声音,还有两位校级官员陪我们聊到了12点。”


  尽管这次“校长早茶”并没有解决什么实质性问题,会谈还有一些“失焦”,有些同学纯粹只是想见校长一面,但贾士麟的早茶运动,还是引起了邱辰的注意。


  “政治大学的陆生在争取奖学金,校长吴思华就专门请陆生吃饭了解情况。我们为什么不能试试呢?”邱辰说。


  出乎预料,邱辰等陆生的反映不仅同样得到校长的当面解释,而且很快就增加了校车,并将陆生的宿舍换到了新校区,只是奖学金的问题一时难以解决。


  不过遗憾的是,大陆在台湾交通大学的交换生被调到了老校区那边住,“没办法,校方又不能增加新校区宿舍数量,只能委屈周期短(半年或一年)的交换生了。”邱辰说,“不过,我们帮助争取了校车数量,两个校区来回比之前方便多了。”


  邱团长很高兴自己所做的事情可以被同侪认可。为了陆生联谊会的工作,他常常搭深夜火车或者大巴,来回于台北、新竹两地。


  椰林新人


  随着陆生元年的结束,如今,第二届陆生已经入学一个多月了,虽然入学率比第一年有所升高,但限定的招生名额2000人依然远未达到。


  北京人常诚(化名),是刚到台湾的第二代陆生。本科就读于上海复旦大学心理系,曾在考研中失利,最终在台湾大学实现了自己的哲学梦。


  “我其实是一个有北大情结的人。初中和高中都是在北大附中读的,所以对那里会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但是,当我抽出专业课考试题时候,两道题不会,我的心也就凉了。”常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由于压力对情绪产生的负作用,他开始做运动和节食,试图用减肥的方式来缓解压抑情绪。同时,他也在继续寻找着考研失利后的补救措施,直到某日在网络中闲逛时,偶然发现申请留学台湾的信息。


  “当时瞬间觉得自己又有动力和希望了,就开始做申请。别人相对都有很长时间,而我却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但总还是有了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感觉。”


  由于今年是台湾各大学第一年招收哲学系学生,所以他面对了比别的陆生更大的挑战,没有学长学姐的信息,完全要靠一己之力完成所有申请资料的准备。


  在常诚去台湾之前,父母对他最多的嘱咐是注意安全,尤其在与对岸民众交往时,要谨慎发表自己的看法。“我在这边,已经不再是代表了我一个人,我周围的同学会将我作为了解大陆的最好窗口。从这种意义上来讲,我在这些人心里就以为等价于大陆,这份压力目前对我来说,还是相当大的。”


  虽然做好了诸多心理准备,不过当常诚第一次走进台大图书馆24小时自习室时,他还是惊呆了。


  “不是说大陆院校的图书馆不好。”他一再解释说,“只是这里的环境在我眼里实在很完美了,一看就是那种可以让人有无限学习冲动的地方。”


  张微(化名),就读于台湾政治大学2012级中文系,博士生。上海作协签约作家,曾获台湾时报文学奖、香港青年文学奖冠军。


  来台湾对她来讲,最重要的是可以提供一个脱离原来生活轨迹的“世外桃源”。这样的环境很适合一个作家抛开琐碎的关系网,慢慢积累和沉淀。而且两岸文化碰撞出的火花,也是一份珍贵的写作素材。


  “台湾对陆生的政策还是会有很多是极不合理的,而这些问题一定会在某一时刻爆发。当然,我并不是以一个专业社会学角度来讲的,只是基于一个作家的创作敏感性而言。”张微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不过她同样十分肯定:陆生,尤其是刚刚经历高考洗礼的本科生,将在他们在台就学的一段较长的时间中,逐渐形成一道可以延续的不可小觑的力量来影响台湾社会的方方面面。


  面见马英九


  “三限六不”是由台湾当局针对赴台陆生规定的。“三限”指的是,限制采认大陆高教数量、限制来台陆生总量和限制采认医学学历,“六不”指的是,不加分优待、不影响岛内招生名额、不编列奖学金、不允许在学打工、不得在台就业和不得报考公职。


  由于这些限制,2011年9月首批陆生,原定招收2124名陆生赴台就读学士班和硕博士班,最后总共录取1200多人,而实际注册人数只有928人。


  实际上,早在1985年,大陆就已经允许台湾学生前来留学,但台湾地区学生直到1990年代末,才被台湾当局允许来大陆短期交换学习。


  2007年开始,两岸三通实现之后,两岸之间交换学习才开始慢慢频繁起来。


  2011年4月10日,台湾当局教育主管部门才公布了“台湾大学校院招收大陆地区学生联合招生委员会(简称‘陆联会’)2011年招收大陆学生规定及简章”。


  其中,蓝绿阵营在台湾地区“立法委”激烈冲突了几年后形成的“三限六不”,实际上是两个阵营妥协的结果。


  “蓝营主张对大陆开放教育资源,绿营则担心地区教育资源被陆生抢占。”贾士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台湾的“中国文化大学”陆生联谊会长、本科生余泽霖,甚至向台湾地区“行政院”副院长江宜桦写了“陈情表”。但吊诡的是,江宜桦居然不知道陆生可以赴台读书。这一度成为台湾当地的负面谈资。


  今年4月,台湾地区的“中华青年交流协会”主办了“两岸青年学生交流论坛”,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出席论坛,聆听陆生演讲,并与陆生进行随机交流。


  邱辰和贾士麟都申请参加了这次活动,贾士麟还上台进行了几分钟的简短演讲。


  “参加论坛的人数大概有三百多人,陆生和台湾学生比例大概为3比1。”邱辰介绍,许多陆生其实是冲着马英九去的,“在台学习时间只有半年到一年内地交换生比较多,我们这种正式的在台读书的陆生倒比较少。”


  贾士麟很喜欢台湾地区的民风,“台湾人都很热情,陌生人遇见很能聊得开,陌生人之间也很愿意帮忙。”贾士麟向论坛主办方提交的演讲稿,就讲了三个他亲身经历的台湾人热情相助的小故事,“很轻松就通过了”。


  贾士麟回忆,上午马英九在场时的三个演讲,以及下午的包括他在内的三个演讲,都没有批评的声音。他和邱辰两人参加论坛共同的感受是,各方表达都很积极正面,马英九也很和蔼。


  邱辰觉得自己文笔不好,所以没有提交演讲申请,“6个人的演讲稿都是主办方提前审核过的,不可能即兴演讲。”


  上午与马英九的互动中,虽然反复举手,邱辰和贾士麟还是没能被主持人“相中”。而被相中的,也没有提到陆生利益。


  从随后的媒体报道中看,有陆生批评马英九夫妇“作秀”,但针对陆生利益的话题,则未见报道。


  今年6月底,国台办副主任叶克冬在台南出席两岸高校交流会时,来自南部的陆生代表反映了健保(医保)、打工、就业等涉及“三限六不”政策的问题。叶克冬希望“三限六不”政策能有适当的调整,医疗保险方面的制度也应尽快建立。


  台湾“全民健康保险制度”简称“健保”。以缴费互助、社会统筹、平等就医为主旨的健保制度已在台湾实行近20年,超过97%的民众参保。


  对此,马英九今年以来多次表示,为了延揽到更多的大陆人才,应对“三限六不”措施进行检讨。


  大三就在四川大学创立“魔方社团”的邱辰,如今作为“国立”交通大学的陆生联谊会长,开始设想,是否可以成立一个台湾陆生总社团,方便陆生更好地维权?但已经读研二的他又说,“这仅仅是一个想法而已,毕竟明年毕业我就必须回大陆工作了。”


  正在协助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叶家兴编写著作《陆生元年》的贾士麟,因为编书缘故,结识了不少陆生联谊会组织者。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在台湾,陆生人数多的学校成立陆生联谊会比较快,人数少的则还没有自己的联谊会。因此,筹划一个陆生在台总社团比较难,起码要每个学校先建立起来,才能‘联盟’。”


  虽然陆生联盟的愿望还很遥远,但改变总是一点点在发生。因为几个学校的负责人将陆生的要求反映给了台湾“教育部”,从本学期开始,大陆研究生可以申请做当局研究项目以外的研究助理,主要是企业研究项目。


  台湾《中国时报》报道说,10月11日,台湾当局将完成修法,把陆生身份由“停留”改为“居留”,从而享受“健保”权利。
 

    作者:张君荣、崔楠

系统分类:社会学 >> 综合研究

本站为纯公益性文化知识交流分享网站,旨在促进文化知识学习、交流与传播。
此文章资料由本站转载于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传播文化知识。仅供学习、研究使用。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和隐私权,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xuehuile@126.com,本站将马上删除。
违法、违规与不良信息投诉举报邮箱xuehuile@126.com,如果您发现不良信息,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本站将马上删除。
此文章资料网址:http://www.xuehuile.com/blog/e92b7fae41b64ee19ae33cba336b47a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