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车广告联盟
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文章 > 正文

怎样当哲学家


分享到:
评论(0)|2014-01-01|发布:倍倍 |收藏

  伊恩·莱文斯克罗夫特(Ian Ravenscroft)对哲学思考进行了哲学思考。

 

  1. 穿什么

 

  哲学家很少关注衣着。衣服可以是审美愉悦的源头,哲学家很少坚决反对快乐(他们或许反对代价高昂的快乐,或反对把快乐提高到诸如正义等价值之上,但他们很少对通过正当手段获得的快乐吹毛求疵)。不过,某些服装的选择仍然与哲学精神格格不入。哲学从根本上说是反对专制主义的事业,至少可以说哲学只承认理性、辩论和证据的权威。令人怀疑的群体、宗教和国家权威,连同其要求民众盲目顺从的需要是与哲学精神相悖的。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从萨特到阿伯拉尔(Abelard)到罗素等许多哲学家都与世俗权威麻烦不断而且吃尽苦头。

 

  有关权威和专制政体的令人奇怪的事情之一是它们沉迷于统一的制服和乔装打扮。从法西斯的棕色衬衫到主教的紫色长袍,权威对裁缝和女帽设计者有一种盲目崇拜的吸引力。有些制服如足球运动员的紧身套衫具有实际功能,有利于担任某个特定角色。除了这些情况,如果你觉得喜欢穿制服或更糟糕的情况,要求他人穿制服,你就可能需要重新考虑你的哲学家身份了。

 

  2. 吃什么

 

  哲学家像其他人一样什么都能吃,但有强烈的素食主义者倾向,至少在当今英语国家的哲学界是如此。这很可能是受到彼得·辛格(Peter Singer)的影响。辛格说服许多哲学家相信吃肉在道德上是错误的。他不否认吃肉是获得蛋白质和快乐的源泉,但他坚持认为我们从吃肉中获得的好处在总体上没有动物付出的代价大。我们的利益是建立在它们的痛苦之上的,这是不能接受的。

 

  3. 喝什么

 

  想喝什么就喝什么。但坦率地说,哲学家中有个明显的倾向,即喜欢红葡萄酒和咖啡。拉丁语里有个著名的短语“in vino veritas”,据说是罗马作家普利尼(Pliny the Elder)的创造,意思是“真理在葡萄酒中”。他的意思是说喝了酒的人容易显露真性情。澳大利亚哲学家约翰·比格罗(John Bigelow)曾创造了术语“in caffeina veritas”,意思是“真理在咖啡中”。我确实发现好咖啡能够让我精神焕发。

 

  4. 读什么

 

  要成为优秀哲学家,你需要读很多哲学书。研究怎样成为专家的专家安德斯·埃里克森(Anders Eriksson)估计,在大部分行业,你需要大概一万小时的实践才能成为真正的专家。在哲学界,实践包括(当然不仅仅是)与伟大哲学家的交流。而最好的交流方式(对许多哲学家来说是唯一的方式)就是阅读他们的著作。

 

  有时候你需要了解的知识藏匿在非常枯燥的书里,在这种情况下,你需要咬紧牙关硬着头皮读下去。虽然,大部分时候做个叽叽喳喳的人更有用。阅读那些抓住你注意力的作品。如果一本哲学书乏味和缺乏相关性或不怎么好,就放下它,找更好的东西读。

 

  在过去20年出现了大量的哲学辞典、手册、读本、学习指南之类。让人吃惊的是,这些东西非常有用和有趣。我最喜欢的三本书是萨缪尔·加藤普兰(Samuel Guttenplan)编辑的《布莱克威尔心灵哲学指南》、西蒙·布莱克本(Simon Blackburn)编辑的《牛津哲学辞典》、爱德华·扎尔塔(Edward Zalta)编辑的在线《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尽情享受吧。

 

  5. 想什么

 

  我读本科的时候,有人告诉我哲学是关于真善美的学科。现在这在我看来一点帮助都没有。它太狭隘了,很少有思想活动是哲学家不能涉足的领域。所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都为哲学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如艺术、文学、历史、时事。下面就是我自己最近阅读的五花八门的著作清单:吉姆·斯特林(Kim Sterelny)在《敌对世界中的思想》中卓有成效地探讨了演化生物学和认知科学;苏珊·赫尔利(Susan Hurley)在论文“模仿、媒体暴力、言论自由”中对暴力行为的根源提出了非常重要的观点;马萨·诺斯鲍姆(Martha Nussbaum)在《诗学正义》中提醒人们注意文学的规范功能;乔纳森·格拉夫(Jonathan Glover)写了《人性论》,这是引人注目的20世纪的道德历史。

 

  有些哲学家拒绝接触他们感兴趣的领域的科学研究。这种单一焦点的结果(或者蒙上眼罩的思维)有时候是喜剧性的,偶尔是悲剧性的,但很少是深刻的。还有些哲学家被科学的力量所折服以至于贬低自己的学科。这也可能导致喜剧或悲剧的出现,但很少产生比他们渴望模仿的科学更宝贵的东西。

 

我常常感到吃惊的是一个真正优秀的哲学家对从前没有被看作是哲学反思的合适对象的话题所做的研究。

 

  思考这篇文章的一个方法就是对柏拉图、穆勒和尼采的著作中找不到的话题进行的深入讨论。但在另一方面,《屁话考》显示像法兰克福这样能干的人能够把一个哲学传统提炼成几千字的文章,毕竟,哲学史就是反对屁话的历史。比如苏格拉底就对屁话非常敏感,对那些屁话连篇的人忍不住发脾气。也就是说,他无情地揭露那些把自己描述成学问高深的权威的傻蛋。有个故事说,苏格拉底接受了特尔斐神谕(Delphic Oracle)的声明,他是最聪明的人,只不过是在他认识到他的聪明包括了认识到自己的无知之后。

 

  6. 如何想

 

  在哲学中,你喜欢什么观点就可以拥有什么观点,只要你能用良好的论证来支持它。在《论世界的多样性》(1986)中大卫·刘易斯(David Lewis)精彩地论证了显然惹人恼火的观点,这个世界不过是无穷尽的世界中的一个而已。正如保罗·丘奇兰德(Paul Churchland)支持的观点,和多数人的想法相反,没有人相信或者渴望任何东西,因为信仰和欲望之类的东西根本就不存在。(参阅《哲学杂志》78)

 

  和普遍的形象相反,哲学家并不是坐在椅子上轻松愉快地聊天的人。找到一个好的论证非常困难。要熟练地判断一个论证的前提或者步骤对结论提供的支持程度需要实践。让自己熟悉从前伟大哲学家的论证过程是获得这种基本训练的最好方法。

 

  7. 如何说

 

  来自“街角杂货店乐团”(Cornershop)的英国著名音乐家金德·辛格(Tjinder Singh)建议我们和朋友以及敌人一起喝酒,因为“他们都能让你年轻的心活动起来”。和你的朋友和敌人谈论哲学是永葆青春的好方法。柏拉图一辈子都在这样做(显然他也喜欢摔跤)。

 

  论证---从前提中理性性推演出结论---是哲学的核心。但在另外一个意义上的论证---不管是口头上还是书面上的观点的激烈争论---在哲学上也是很常见的。激烈的争论是获得真理的途径;那些逃避真理的人往往逃避争论。让人好奇的是克里斯托弗·希金斯(Christopher Hitchens)、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和其他鼓吹新无神论的人常常被指控争强好胜。更准确地说他们不害怕思想生活的杂乱无章。我怀疑,那些指责他们争强好胜的人迫切地希望避免自己的信仰遭到公众的严格审查。

 

  所以要准备好开展激烈的争论。争吵要不了命的,很可能会加深你对问题的理解。

 

  8. 振作起来

 

  振作起来,享受生活。美国伟大的哲学家杰里·福多(Jerry Fodor)喜欢在报刊上开玩笑,有人曾指责他对哲学太随便了。他回答说他对哲学非常认真,他不过是没有太把自己当回事而已。诚哉斯言。

 

  9. 生与死

 

  哲学如果不能帮助我们活着不背叛自己的价值观,不能帮助我们摆脱死亡的恐惧,它就没有什么意思。哲学做到这一点的方法就是为我们提供学习的榜样。第欧根尼(Diogenes)、苏格拉底、伏尔泰等都惹人注目地在价值观上拒绝妥协。据说醉鬼、杀人犯、战争贩子、亚历山大大帝问犬儒学派的第欧根尼:“我可以为你做点什么吗·”这位正在晒太阳的第欧根尼回答说:“走开!不要挡住我的阳光。”

 

  许多哲学家临死之时毫无恐惧。古老的说法是苏格拉底在彻夜畅谈哲学后平静地喝下了毒药。在现代人中,大卫·休谟(David Hume)在面对死亡时的泰然自若令教会诋毁者感到沮丧和羞愧。

 

  每天我都在与妥协做斗争,并不是每次都能通过考验。(我还没有在真正严重的方式上遭遇死亡)无论从实践上还是从榜样上,哲学都让我的腰板变得更直一些,如果没有哲学,我不知道会怎样。试试吧。

 

  作者简介:

 

  伊恩·莱文斯克罗夫特(Ian Ravenscroft)澳大利亚南部弗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哲学系副教授。著作有(与格里高利居里(Gregory Currie)合著)《再现思维:哲学和心理学中的想象力》(牛津大学出版社2002)《心灵哲学:初学者指南》(牛津大学出版社2005)),编辑了一本澳大利亚著名哲学家弗兰克·杰克逊(Frank Jackson)的文集《思想、伦理和条件》(牛津大学出版社2009)。

 

(全文完)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哲学 >> 哲学原理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