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首页 > 学术社区 > 论文 > 正文

思想政治理论课的知识体系建构


分享到:
评论(0)|2015-04-16|发布:rosia |收藏

  摘要:文章以知识体系建构为追求,分析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课程内容整合的必要性与可能性。在指出现有教材内容的重复之后,提出了以现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认识与实践为线索,重构教材的内在结构,增强知识系统性。以知识体系建构来强化教材的问题感,可推动教学实践走向灵活,进而提升思想政治课教学的现实效果。

  关键词:思想政治理论课;知识体系;整合
  中图分类号:G6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0568(2012)17-0148-04
  200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旨在以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教育的方式,提高大学生的思想政治素质。《意见》提出了推动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进教材、进课堂、进大学生头脑的目标要求。为适应上述新要求,2005年初,中宣部、教育部联合发布了《中共中央宣传部、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高等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意见》。同年3月又发布了《<中共中央宣传部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高等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意见>实施方案的通知》。《意见》与《实施方案》本着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进课堂的要求,对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课程体系作了大幅调整,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将原来的《毛泽东思想概论》和《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概论》合二为一,以增强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之间的内在联系,强化人们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的整体理解。
  2007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七大,将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整合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为贯彻落实十七大精神,2008年8月,教育部办公厅发出了《关于将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概论”课程名称调整为“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的通知》。由通知可见,《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仅是《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概论》课程在新精神下的新称谓。尽管在此后的教学实践中,课程内容都根据最新的中央精神作了适当补充,但就总体而言,《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还是承袭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概论》的基本内容。
  一、整合课程内容,建构相对完整与逻辑严密的知识体系的基本依据
  从历史逻辑看,整合后的课程内容符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历程。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以及“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在分别反映各自形成时代中国社会基本追求的同时,也体现出了一些共同关怀,这是课程内容整合的基本依据。
  结合新课程形成后的教学实践,不少学者对《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的内容安排作了大量研究。总体来看,既有研究多围绕课程内容的逻辑体系进行。贾孟喜、罗海滢在研究中认为,“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课程教材是有其独特的逻辑结构的。他们认为,解放思想、实事求当为教材体系的逻辑起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则是逻辑主线,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逻辑重点,坚定在党的领导下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理想信念是逻辑归宿。[1]实际上,贾、罗论述的逻辑结构,不仅是教材的结构体系,更是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逻辑结构。而教材作为阐述文本,显然需在知识传播的前提下建构一套自身的逻辑体系,而不能直接援用研究对象的逻辑结构,何况这一知识系统本身的逻辑结构仍然含混不清。
  实际上,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提出之后,关于它和毛泽东思想之间的关系,就成为学界讨论的热点。尽管这些讨论的出发点并非梳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课程内容,但厘清二者之间的内在关系,对重构课程的内在结构的裨益仍然颇多。关于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系之间的关系,目前学界基本上有两种观点。一是并列论,如石仲泉所指,毛泽东思想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渊源,却并非它的理论本源,尤其是要具体分析“始于毛,成于邓”的已有论断。在他看来,从党的指导思想上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于毛”,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方针政策,却很难说“始于毛”。正是基于这一点,他认为,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并列的。[2]当然更多学者则与石的看法并不一致,孙继虎认为,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有显见的内在关联。[3]蒋国海也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对毛泽东思想的坚持和发展,“统一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之中”。[4]在笔者看来,至少从问题意识上讲,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确实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因为他们都在探寻如何在中国实现社会主义的问题,这也是二者能融合进一门课程的逻辑前提。
  但也应该看到,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中国共产党人在不同时期对同一问题的阶段性回答,有着相同的理论渊源。不过既是阶段性回答,自然无法回避二者之间的时代差别。需要指出的是,既然新课程将其整合为一,那就应该建构一个相对完整与逻辑严密的内容体系。遗憾地是,现有的教材安排显然体现不出这种内在联系。陈新民认为,无论从名称还是内容安排来看,《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概论》均未脱离两门课程简单合并的痕迹。[5]虽然陈的批评对象是《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概论》,但由于2008年的课程名称调整并未涉及内容的重新整合,[6]故这一批评对今天的《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同样适用。可以说,内容上的简单合并,也为《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教材的内容重复留下了隐患。檀江林、徐桂红就从横向与纵向两个层面指出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的内容重复问题。[7]不过,他们只是注意到了该课程与其它课程的横向重复、以及本科和研究生课程的纵向重复,实际上类似重复不仅表现在课程与课程的关系中,即便课程自身内容安排,亦有重复倾向。本文论述的内容整合,便由此出发。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文献学 >> 综合研究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