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论文 > 正文

探讨王蒙研究的学术理路


分享到:
评论(0)|2014-01-31|发布:风林 |收藏

朱寿桐

【内容提要】王蒙是中国当代最具时代功绩和历史代表性的作家,在整个汉语新文学发展过程中处于重要的时空链接点上。在新中国的每个重要历史阶段,王蒙几乎都有相当的文学贡献,这些贡献含有浓厚的理念探索和艺术探索成分,而现有的王蒙研究却还较多停留在文学批评的学术层次上。因此,王蒙所提供的文学现象,理应成为当代学术研究的重要对象。探讨王蒙研究的学术理路,可以从王蒙的思想艺术追求与民族精神资源的形成之间的差异性寻找,也可以从王蒙的批判及其必然的尴尬等内部关系中解析。

【关 键 词】王蒙/文学批评/学术研究/批判/精神资源

 

王蒙是中国当代最具时代功绩和历史代表性的作家,也是在整个汉语新文学发展史上处于重要时空链接点上的文学家。在新中国每个重要的历史阶段,王蒙几乎都有相当的文学贡献,这种文学贡献无不含有浓厚的理念探索和艺术探索的成分,这样的作家理应成为学术研究的重要话题和重要研究对象。关于他的作品如果仅仅停留在文学批评的学术层次,必然意味着一种资源浪费,或者意味着某种学术责任的放弃。综观汉语新文学研究特别是中国内地文学研究界的现有情形,王蒙作为学术研究对象而不是作为文学批评对象的资源性确认,仍然是个非常必要展开讨论的话题。因而,王蒙研究的学术理路的探讨同样大有余地。

一、王蒙作为学术研究对象的基本理据

半个世纪以来,新中国的几乎每一番步履,无论是前行还是踯躅,无论是快捷还是蹒跚,都在王蒙的笔下得到了或浓或淡的显现,而且在不少历史的关节点上,王蒙的创作也作为重要成分加入到这样的步履。他的《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春之声》、《蝴蝶》、《活动变人形》、《坚硬的稀粥》等,均超越了文学领域乃至文化领域,成为了公众话语的魅力话题。这是一个以自己的创造性劳动和不俗的收获参与共和国文化史甚至社会思想史的文学家。如果说,未曾直接参与俄国革命具体进程的列夫·托尔斯泰因其卓越的文学创作被列宁称为“是俄国革命的镜子”[1](P241);那么,在这样的意义上将王蒙称为共和国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面镜子,或许并无不当。通过他的作品,人们可以较为全面地了解中国,了解中国当代的社会与历史,了解中国不同阶层的文化与心态。因此,可以说王蒙占有任何一个汉语新文学家所无法比拟、更无法取代的历史地位。

然而,王蒙绝不是一个政治作家。他对于文学的执着和对于艺术的真诚显然远远超过了其它。他之所以能够在千万个新中国文学家中保持首屈一指的地位,乃在于他有着如此超常的自觉与驾驭力:使文学表现的路径既不与时代和社会现实脱节,同时又不至于淹没在政治话语之中。王蒙的创作充满着共和国各个时期的政治印记与痕迹,但他的作品从来不为政治而政治,而是从文学和文学家的透视出发,从艺术的辩证法出发,对政治问题和政治话语进行柔性的剖解和反映,而将刚性的质量全部留给了文学和艺术。王蒙小说卓尔不群又充满睿智的存在,无疑树立起了某种卓越的典范。王蒙始终对共和国的事业充盈着丰沛而炽盛的热情,这热情有时候会达到时代的燃点因而在敏感的神经中凝为一团燃烧的火焰,人们很容易感受到这团火焰的温热,也不难从其燃烧之势中感受到被燎伤的危险与被吞噬的恐惧。于是,王蒙的创作不时引起阵营内部一些人的强烈排斥和忌恨,但作品所蕴含的饱满的艺术刻画和批判智慧,以及社会不断推进的民主开放进程,又使得这类忌恨和攻击的欲望终究无法再次酝酿成话语暴力,诸如1950年代后期对他的打击。

系统分类:文学 >> 现代文学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