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车广告联盟
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论文 > 正文

上帝与人的桥梁


分享到:
评论(0)|2017-08-12|发布:张扬 |收藏

  摘要:犹太学者斐洛,按照犹太教的要求,对希腊哲学的逻各斯重新诠释,实现二者的融合,开启了西方基督教神学的大门。本文旨在阐释斐洛的逻各斯学说,揭示逻各斯在斐洛的神学思想中所起到的连接上帝与人的中介作用,探究古希腊哲学对于基督教神学思想体系的理性化与思维方法转变的意义。

  关键词:犹太教;希腊哲学;基督教
  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后,他和他的将领以及后起的罗马帝国将古希腊的价值理念与生活方式带到了被征服地区,从而形成了历史上的“希腊化时代”,但是这也造成了与东方土著居民原有文化的冲撞。诞生于中东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教,在被征服后,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崇尚一神信仰的犹太教与崇尚理性的古希腊哲学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冲突。这时,一部分犹太学者试图调和二者的冲突,实现犹太教在希腊化时代的生存发展,斐洛便是这一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他将古希腊哲学的逻各斯精神注入犹太教思想体系中,成为后来的基督教神学的开端。
  一、为什么是逻各斯
  1、希腊文化与希伯来文化的冲突
  公元前336年,年轻的亚历山大登上了马其顿王位,从此开始了他传奇的军事生涯,他用了13年的时间创立了一个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大帝国。在他死后,他的部下先后在帝国的疆域里建立了三个主要的国家,将马其顿人的统治维持了几百年。亚历山大和他的将军们,除了军事上征服了这些地区外,也把希腊半岛的政治模式、生活方式、价值理念,尤其是古希腊的哲学思想传播到了被征服地区,开创了历史上的“希腊化时代”。到了公元前1世纪,地中海迎来了新的主人——罗马帝国,罗马人继续着亚历山大和他的将军们的道路,不仅征服了这片土地,而且把希腊文化也带到了这片土地。生活在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人,从摩西时代开始就坚持着犹太教的一神信仰,他们的宗教信仰与他们的新主人所倡导的古希腊哲学的理性思维产生了严重的冲突。对神的信仰是非理性,这与哲学的理性看起来是不可调和的,因此这也造成了犹太人和统治者关系的紧张。在犹太人与犹太教的命运再一次面临危险之际,犹太学者斐洛开始寻找一种可以调和这种思想文化上的冲突的方法,而这种方法最好是从统治者喜爱的希腊哲学中去寻找。同时,斐洛生活的亚历山大城,也是亚历山大大帝时全完模仿希腊城邦建立的城市,因此斐洛接受了良好的希腊式教育,开始将他的视线转往希腊哲学。
  2、逻各斯与神性质的相似
  逻各斯是古希腊众多概念中,出现频率最多,也最为重要的一个。古希腊许多哲学家、哲学流派都对逻各斯做出了不同解释,因而在古希腊哲学中他的意义是极为丰富的。斐洛的逻各斯学说便深受斯多亚学派和柏拉图的影响。从古希腊哲学对于逻各斯的众多解释中,我们可以找到逻各斯与犹太教的神在性质方面的相似,这为斐洛将二者结合提供了可能。
  “逻各斯”在希腊哲学中有“理性”、“智慧”、“规律”等含义。赫拉克利特最早使用这个词指代万物的变化规律,而且这种主宰万物的规律是本原所特有的性质,与本原是一体的。虽然并不是所有的古希腊哲学家都使用过这一概念,但是希腊哲学总的倾向是把一切有待解释的现象都归因于只有理性可把握的本原,德里达将希腊哲学的这种传统概括为“逻各斯中心主义”。在犹太教中,自然带给人的灾难和奥秘,无疑都被冠以了神——耶和华的名义。从这个意义上讲,逻各斯与耶和华都起着人们对于未知现象的解释性作用。而且逻各斯的解释性作用的发生是隐而不露的,是弥漫于自然中的,是人的感官不可感知的,这给逻各斯增添了一丝神秘,使其与神更为接近。
  在斯多亚学派的解释中,逻各斯除了是“弥漫于自然之中的气息”,也是超自然的神圣智慧。超越于现实的自然,使逻各斯不会像现实世界的万物一样经历出生到灭亡的循环过程,得以拥有不朽的性质;同时,也说明逻各斯不属于可感的现实世界,而是属于理性世界,是一种超越现实物质形态的精神实体。逻各斯及其所属于的理性世界,就像上帝和他居住的天国一样,他俯视着人间的状况,主宰着人间的命运,但自己却是永恒不朽的。
  二、斐洛的逻各斯学说基本思想
  斐洛这位犹太教学者,生活在当时希腊文化的中心——埃及的亚历山大城,他的思想反映了希腊哲学与犹太教的调和,他认为犹太教经典与柏拉图的著作在精神实质上是一致的,只是二者使用的语言不同罢了。在犹太教中,耶和华是至高无上、不可窥测的。“上帝如何主宰万物”、“人如何认识上帝”这些问题对犹太教徒来说都是谜。当人们认真考虑这些问题时,犹太教的学者发现他们缺少一个既能代表上帝,又能为人所把握的中介。斐洛将柏拉图和斯多亚学派的哲学语言“翻译”为宗教语言,从中找到了这个上帝与人的中介——逻各斯。
  1、话语:上帝创世的工具。
  逻各斯在拉丁文版的圣经中被翻译成verbum,英文圣经则译成Word,从英文的翻译中我们就可以看到逻各斯最基本的一个含义“言说”、“话语”,这也是西方哲学史上出现的最早的对于逻各斯的解释。在《旧约圣经》的《创世记》中,“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神就造出空气……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在《圣经》中,逻各斯与上帝的话语是等同的,上帝用话语创世,他说出的一切话都能立即变为现实。斐洛曾说:“当上帝说话时,他在创造。两者在时间上无间隔。如果需要更好地说明这一真理,我们可以说,上帝的言辞就是行动。”所以逻各斯就是上帝创世的工具,就是主宰万物命运的的“道”。人也是上帝的被造物,生活在上帝创造的世界中,生活在逻各斯决定的世界中,人了解、认识那全知全能的上帝也只有经过逻各斯才有可能。
  2、上帝的思想与人的理性
  古希腊哲学中,逻各斯也与“思想”、“理性”有关。斐洛把逻各斯理解为上帝的思想,这一概念是从上帝的纯存在抽出,以一种半人格的方式存在于上帝之中。斐洛是一个一神论者。他的神学观既强调神的超验性,又强调神的无所不在。“神既无所不在,又不在任何地方,这是他的特性,只有他有这种特性”,“这种神圣的性质将神以可见的、可知的、无处不在的形式呈现于我们,而其本质上是不可见的、不可知的、不在任何地方的。”上帝虽然是超验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与他创造的这个世界一点联系都没有了,他以人类不可见、不可知的形式存在于世界的各个角落。作为神的思想,逻各斯呈现在神的整个实体中,呈现在宇宙的自然秩序中,也呈现在人身上。
  《旧约圣经》中,“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与上帝其他的被造物相比,人类最为不同的是具有“灵性”、“活力”,这是人类的生命力所在。人类的“灵性”、“活力”,是从上帝的口中吹入人体内的“生气”,是由上帝的身体进入到人的身体。这种“灵性”、“活力”便是人类的灵魂和理性。作为上帝的思想,逻各斯被上帝说出去,就成了决定万物秩序的本质,因此人们在认识事物本质的同时,也在不同程度的把握逻各斯。人的理性分有了上帝的逻各斯,但是不能完全把握他,于是斐洛强调人的理性是对上帝的思想——逻各斯的“模仿”,人在生活中以上帝为终极目标,通过提升自身的修养来接近逻各斯,接近上帝。
  3、规律
  逻各斯也被理解为“一般的原则或规律”,在赫拉克利特的火本原说中,这一点尤为明显。斐洛有时也把自己的逻各斯解释为内在于自然世界之中的永恒的规律,当然这种规律是由神赋予的。斐洛在《记创世》中讲到,“在诸天体的种种构成和运动的范围内,神的种种恩典是如此众多和根本,在自然中发挥的作用是巨大无比的”,“这些作用,是在命定和规律下永恒不变地发挥作用的;这些命定和规律,是神把他们作为永恒不变的东西,拟定在他的宇宙之中的”。我们从中可以看到斐洛明显受到了斯多亚学派“宇宙秩序的周期运动”的影响,他将上帝创立的宇宙设定为在“命定和规律”的支配下永恒不变的运动,逻各斯就是这里的“命定与规律”。他作为神赐予的“永恒不变的东西”,主宰着宇宙及其所包含的一切事物的运动,作为宇宙的一份子,人类的生活无时无刻不在上帝的逻各斯的掌控之下。


用手机扫描以上二维码直接访问此文。

系统分类:管理学 >> 综合研究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