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学术社区 > 论文 > 正文

沈睿文:重读安菩墓


分享到:
评论(0)|2014-02-01|发布:忘语 |收藏

沈睿文

 

【英文标题】Re-reading of the An Pu Tomb

【保留字段】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汉唐时期葬俗研究》(项目批准号为:08JA780001)以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重大项目《宋代墓葬研究》(项目批准号为:06JJD780002)成果之一。

【作者简介】沈睿文,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关 键 词】犬视/战神/阿娜希塔/祆教

 

参互“安菩墓志”和两《唐书•安金藏传》所载,本文重新辨识了安菩一家的祆教信仰。文章认为,安金藏在为其父母举行的合葬仪中使用了犬视,并对祆教战神牡鹿和司水女神兼丰饶之神阿娜希塔致祭奉祀。其中,对前二者分别使用了现实中的动物,即犬和鹿,这就是《唐书•安金藏传》所载“犬鹿相狎”和“原上旧无水,忽有涌泉自出”的真实内容。这一葬仪不仅符合祆教教义,而且也与安菩定远将军的身份相符。安菩墓的特殊建制也体现了这一点。

 

    1981年4月,洛阳市文物工作队发掘清理了唐定远将军安菩与其妻何氏的合葬墓①。该墓位于洛阳市南郊13公里处的龙门东山北麓,西距伊水约1公里,北距隋唐洛阳城的南城墙约8公里。由于历时久远,地面已无任何遗存②。该墓资料发表以后,学界多有关注。学者们或就墓志③、或就其中的随葬器物④)深入探讨,推进了对相关问题的认识。唯该墓建制[表一]存在的特殊性,如墓葬朝向、双棺并置等问题,学界一直未有通解。本文拟参互“安菩墓志”和两《唐书•安金藏传》的记载,重新探讨安菩家族的宗教信仰问题,并结合安菩墓的具体情况,对此试做分析。    

   

 

安菩墓志盖作“大唐定远将军安君志”[图一],其志文[图二]迻录于后⑤:

 

    唐故六胡州大首领安君墓志

    君讳菩,字萨,其先安国大首领。破凶(匈)奴衙帐,百姓归中」国。首领同京官五品,封定远将军,首领如故。曾祖讳钵」达干,祖讳系利。君时逢北狄南下,奉敕遄征,」一以当千,独扫蜂飞之众。领衙帐部落,献聝西京。不谓石」火电辉,风烛难住。粤以麟德元年十 一月七日 (664年11月30日),卒于长安」金城坊之私第。春秋六十有四。以其年十二月十一日(665年1月2日),旋」窆于龙首原南平郊,礼也。夫人何氏,其先何大将军之长」女,封金山郡太夫人。以长安四年正月廿日(704年2月29日),寝疾卒于惠」和坊之私第,春秋八十有三。以其年二月一日(704年3月10日),殡于洛城」南敬善寺东,去伊水二里山麓,礼也。孤子金藏,痛贯深慈,」膝下难舍。毁不自灭,独守母坟。爱尽生前,敬移殁后。天玄」地厚,感动明祗。敕赐孝门,以标今古。嘉祥福甸,瑞草」灵原。乡曲荫其风,川涂茂其景。粤以景龙三年九月十四」日(709年10月21日),于长安龙首原南,启发先灵,以其年十月廿六日(709年12月1日),于洛」州大葬,礼也。嗣子游骑将军胡子、金刚等,罔极难追,屺岵」兴恋。日弥远而可知,月弥深而不见。与一生而长隔,悲复」悲而肠断。呜呼哀哉。其词曰:

    素成大礼,载召幽魂。关山」月亮,德合乾坤。鸿门定远,留滞将军。择日迁卜,阴阳始分。」兰芳桂馥,千岁长熏。其一。名由谥显,德以位班。质含月态,镜」转神颜。淑慎匪亏,丽藻清闲。珠川水媚,玉润灵原。君贤国」宝,妻美金山。孝旌闾闬,万代称传。其二。

    蔡鸿生先生认为,从安菩墓志所载其家世看不出任何祆教的痕迹。从家庭与信仰来看,安氏家族进入六胡州时已经突厥化、汉化了⑥。是否果真如此?我们不妨先参较安金藏的生平传记。

    安金藏,两《唐书》皆有传记,以《旧唐书》所载较详。该传中对安菩夫妇合葬一事亦有专述,只是幽晦不明,因而使安菩家族信仰问题成一公案。兹全文录于后⑦:

    安金藏,京兆长安人,初为太常工人。载初年,则天称制,睿宗号为皇嗣。少府监裴匪躬、内侍范云仙并以私谒皇嗣腰斩。自此公卿已下,并不得见之,唯金藏等工人得在左右。或有诬告皇嗣潜有异谋者,则天令来俊臣穷鞫其状,左右不胜楚毒,皆欲自诬,惟金藏确然无辞,大呼谓俊臣曰:“公不信金藏之言,请剖心以明皇嗣不反。”即引佩刀自剖其胸,五藏并出,流血被地,因气绝而仆。则天闻之,令舆入宫中,遣医人却纳五藏,以桑白皮为线缝合,傅之药,经宿,金藏始苏。则天亲临视之,叹曰:“吾子不能自明,不如尔之忠也。”即令俊臣停推,睿宗由是免难。

    金藏,神龙初丧母,寓葬于[神]都南阙口之北,庐于墓侧,躬造石坟、石塔,昼夜不息。原上旧无水,忽有涌泉自出。又有李树盛冬开花,犬鹿相狎。本道使卢怀慎上闻,敕旌表其门。景云中,累迁右武卫中郎将。玄宗即位,追思金藏忠节,下制褒美,擢拜右骁卫将军,乃令史官编次其事。开元二十年(公元732年),又特封代国公,仍于东岳等诸碑镌勒其名。竟以寿终,赠兵部尚书。

    

   

[图一]安菩墓志盖

    

    

[图二]安菩墓志

 

    安金藏很可能是在太常寺太乐署负责演奏安国乐的乐工。引文第一段中安金藏自剖之举,原来多被误以为是祆教徒的幻术,今经蔡鸿生先生从人、事、例、证四个方面发覆辩证,已判其非⑧。其实,文中所载“遣医人却纳五藏,以桑白皮为线缝合,傅之药”⑨,便已将金藏此举与幻术区别开来。因此,不能简单地根据这个记载便将安金藏与祆教相联系。但是,是否如蔡氏所认为的那样,即“安氏家族进入六胡州时已经突厥化、汉化了”,已经没有祆教的信仰了?

    对此问题的回答,关键便在于前揭引文的第二段和安菩夫妇合葬墓了。

    引文中第二段的“原上旧无水,忽有涌泉自出。又有李树盛冬开花,犬鹿相狎”,应该便是墓志文所谓“天玄地厚,感动明祗”的具体内容。“李树盛冬开花”,显然是歌颂李唐的赞美之辞,这跟安金藏对李唐政权的忠诚和忠烈是一贯的。而“原上旧无水,忽有涌泉自出”以及“犬鹿相狎”,则隐晦地道出了墓主人的祆教信仰。

    一 “犬鹿相狎”

    “犬鹿相狎”是解读安菩家族宗教信仰的一个关键。显然,在丧葬仪轨中使用犬、鹿并非汉文化的元素。这应该是祆教葬仪中的仪轨。

    根据巴列维文经典所述,死者灵魂坐于躯体之一端共历三天三夜。第四日凌晨,灵魂抵达森严可怖的“裁判之桥”(inwad,即“钦瓦特桥”)[图三]。为了给死者以最大的襄助,家人在三日内须竭力哀悼,祭祀人员须念诵经文,继而则是血祭和对火的礼拜。第三日夜晚,为亡者奉献肉食和衣物,确保死者之灵魂翌日晨安然踏上赴冥世的途程⑩。

系统分类:考古学 >> 中国考古

评论
请登录再发布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本网站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