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首页 > > 正文

国家赔偿中精神损害抚慰金相关问题研究


2015-04-15

  [摘 要]修改后的《国家赔偿法》确立了精神损害抚慰金,但规定较为原则,存在赔偿范围不明确、标准不统一等问题,导致赔偿义务机关在办案中无法予以准确赔偿。要在司法实践中不断探索总结,寻找解决困惑和难题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国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适用困惑
  一、国家赔偿中的精神损害赔偿立法变迁
  1995年1月1日实施的《国家赔偿法》,是我国民主法治建设的重要里程碑,它在保障人权、促进法制健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2010年10月,颁行15年的《国家赔偿法》(以下简称《赔偿法》)迎来了第一次修改。此次修改确立了精神损害抚慰金,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和极高期待。
  (一)适用精神损害赔偿情形的扩大
  旧《赔偿法》在第30条规定了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的适用情形,主要是在侵犯受害人人身自由权时才可适用。新法则将适用范围扩大到了侵犯生命健康权,体现了对生命更广泛意义的尊重,与我国推动尊重和保障人权这一理念进步也是相辅相成的。
  (二)适用精神损害抚慰金标志着精神损害赔偿的全面建立
  精神损害赔偿是来自于民事侵权领域中的概念,是权利主体因人身利益受到不法侵害而使其遭受精神痛苦或者精神利益受损害而要求侵害者进行赔偿的一种法律责任。精神损害赔偿分为两类:一是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二是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新修订的《赔偿法》在第35条后半段首次明确提出了精神损害抚慰金这一说法。作为一项重要的权利救济措施,借助金钱等手段达到精神抚慰的目的,体现法律的公平和正义,也体现社会对人格价值的尊重和保护。
  二、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性质
  (一)侵权责任性
  国家赔偿中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性质主要取决于国家赔偿的性质。一般认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因代表国家履行职务行为而产生的侵权行为,尽管具有特殊性,但首先其是一种侵权行为,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但是精神损害抚慰金作为国家对其侵权行为的一种责任承担方式,与涉及平等主体之间权利义务的一般民事侵权责任有所不同,属于公法领域。或者说,《赔偿法》是《民法通则》第121条和《侵权责任法》第34条的具体化和细化。在国家赔偿中适用精神损害抚慰金时要遵循特别法优先于一般法的原则,优先适用《赔偿法》。
  (二)抚慰性
  尽管国家赔偿具有与民事侵权赔偿相一致的特征,但在《赔偿法》中采用的是精神损害“抚慰金”而非精神损害“赔偿金”的表述,这表明了立法者对精神损害适用物质赔偿适当限制的立法意图。
  从字面上理解,“抚慰”有安抚宽慰的含义。因此,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于通过物质弥补来缓和、减轻受害人精神上受到的痛苦。精神损害赔偿在理论上有三种不同的赔偿标准,即惩罚性标准、补偿性标准、抚慰性标准,各国因为经济社会发展状况而采用不同的标准。有人认为,由于国家的特殊地位,国家赔偿应当实行充分赔偿。但从本质上看,精神损害是一种无形损害,无法计算出金额;从实践中看,我国国家赔偿制度建立时间不长,精神损害抚慰金更是首次写入《国家赔偿法》,标准定得太高与我国经济水平不适应,也不利于对当事人进行合理引导,因此我国对精神损害的金钱赔偿定位为“抚慰”,应是合适的。[1]
  三、精神损害抚慰金适用困惑辨析
  (一)适用范围之辨析
  根据新《赔偿法》第35条的规定,自然人的生命健康权、人身自由权被侵犯,造成严重后果的属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范围。
  1.如何确定精神损害的严重后果
  人的生命是物质与精神的统一,对生命权的侵害必然导致物质(受害人本人)与精神(受害人亲属)两方面的损害。生命权被侵害,当然属于“造成严重后果”,应当予以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
  侵害健康权必然对人的精神造成损害,那么该如何认定“造成严重后果”?笔者认为,侵害健康权致人精神损害的严重程度可用伤残程度来推定,目前民事审判中一般认为构成伤残即可认定后果严重,可酌情支持精神损害赔偿,国家赔偿义务机关可参照民事赔偿适当从严把握。
  侵害人身自由权时,又当以何标准确定“造成严重后果”?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两个情节作参考:第一是侵害人身自由权的时间,例如佘祥林、赵作海在被纠正冤案之前均在狱中度过了十多年的岁月,家破人亡,严重脱离了社会生活,精神遭受了严重的创伤;第二是侵害人身自由权的手段。如果在此期间遭受了打骂、变相虐待等非法对待,受害人的精神也会受到严重损害,理应得到安抚。
  2.其他权利受到侵害时是否适用
  根据《赔偿法》的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主要适用的情形是非法拘禁、刑讯逼供等行为侵害生命健康权和人身自由权。与这些侵权行为相伴的往往还有其他人格权的损害,比如名誉权、身份权等权利,笔者认为尽管赔偿法对此并没有明确规定,从完整保护受害人权益的立场出发,应当予以赔偿。[2]
  对于具有人格权意义的财产因遭受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查封、冻结而毁损或者遗失的,受害人是否能够获得精神损害赔偿?对此,笔者认为,尽管该财产对于受害人具有不同一般财物的精神意义,从当前我国国家赔偿的实际开展情况来看,当谨慎适用。
  在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检察院办理的于某某国家赔偿案时,于某某提出因为检察机关的错误立案,导致其未能与原单位续签劳动合同,并最终只能以个人身份退休,每个月的退休金减少了2000余元,因此承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痛苦,于某某要求检察机关以精神损害赔偿的方式支付其少得的退休金。从案情来看,于某某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被羁押而影响到其退休,可以说对其造成的生活影响和精神创伤是比较大的,但是基于审慎适用的原则,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检察院未支持其该项请求。
  (二)适用标准之辨析
  目前,世界各国确定精神损害赔偿金的原则不尽相同。如英美法系国家通常采用酌定原则,即根据具体案情酌定确认赔偿金额,没有统一赔偿标准;日本对抚慰金赔偿采用列表式的固定赔偿原则;南美一些国家则采用规定精神损害赔偿最高限额的限额赔偿原则;还有些国家采用以日赔偿标准为基础的标准赔偿原则。[3]我国赔偿法没有规定具体的计算方法,结合赔偿法的其他条款来看,可以视为采取的是酌定赔偿或者由赔偿请求人与赔偿义务机关协商赔偿。   在具体确定国家赔偿中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时,笔者认为可以结合法院在审判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案件中的几个要素予以确定,具体来说,可以结合以下几个要素综合认定:第一,受害人精神损害的程度和后果。在实践中,赔偿义务机关对请求人有相应的伤残证明、精神诊断证明的一般容易判断。但对于多数请求人只能反映其因为被关押精神受到刺激,影响正常生活的是否能获得赔偿,各个地方把握标准并不统一。笔者认为从严适用更为适宜。第二,侵权机关事后采取的弥补措施的有效程度和受害人的谅解程度。第三,侵权人的主观过错程度和侵权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第四,受害人的身份和社会地位。第五,当地的经济状况。
  四、各地在国家赔偿中适用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实践探索
  新修订《赔偿法》颁行至今,各地在工作中,积极摸索,大胆求证,为充分发挥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作用而开展有益实践。
  (一)联合其他部门出台适用细则,在所辖区域内实行统一的赔偿标准
  广东、福建、成都等地先后联合法院等部门出台地区指导性意见,在所辖区域实行统一的标准,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因理解差异造成的“同案不同赔”现象。指导性意见还使得赔偿义务机关与请求人协商时有了统一参照,能有效引导请求人的心理预期。
  2011年9月,广东省发布了《关于在国家赔偿工作中适用精神损害抚慰金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纪要),这在全国来说是第一个较为详细的规定。[4]
  纪要规定,除死亡、重伤或者残疾、精神疾病或者严重精神障碍3种情况之外,“婚姻家庭关系破裂或者引致家庭成员严重伤害;因丧失人身自由而失去重要的(就业等)机会,以及对其生产经营造成严重影响或者重大亏损”均属“后果严重”。这改变了人们以往认为的“非死即伤”才予以精神赔偿的固有印象。在纪要出台后支付的首例精神损害抚慰金案中,广州的刘某因符合“婚姻家庭关系破裂”,最终拿到3万元抚慰金。
  在确立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标准方面,纪要参照了民事精神损害赔偿标准,明确赔偿原则:抚慰金数额以丧失人身自由时间长短为主要依据,结合身体伤害程度,侵权人过错程度、侵害手段、方式,精神损害程度以及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程度综合酌定。原则上,精神损害抚慰金为人身自由赔偿金的一半,并制定了精神损害抚慰金指导区间,在实践中,广东省检察机关执行的数额一般不低于1000元。
  这些纪要或者指导性意见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适用标准不清的问题,但是与法律规定或司法解释相比,层级较低、不具有强制力,在赔偿决定书中并不能作为法律依据引用,最终还是需要确定“国家标准”。
  (二)与其他安抚形式结合,共同做好赔偿请求人情绪疏导工作
  针对赔偿请求人一般诉求过高,而目前尚不具备国家制定统一赔偿标准的问题,各地也在结合当地实际情况,采取多种措施,善用其他方式,尽可能做好对赔偿请求人的赔偿工作。
  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检察院在办理孙某某国家赔偿案件中,了解到其因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就工作问题与单位产生了纠纷,在依法审查孙某某的赔偿请求时,主动与单位沟通协调,帮助孙某某主张权利,最终成功解决了其遇到的难题,感激的孙某某主动撤回了国家赔偿申请。
  在办理前文提到的于某某国家赔偿案中,因其部分请求不符合赔偿法的规定不能予以赔偿,办案人考虑到于某某遭受的实际损失,建议其通过民事诉讼解决其与单位的劳动争议,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在工作中,笔者认为,赔偿请求人除了获得物质的赔偿外,对洗刷掉精神上的压力和冤屈的要求也十分渴求和迫切,赔偿义务机关能够及时纠正错案,予以物质赔偿和情绪安抚,才能够彻底化解请求人的心结。如果以赔偿标准不好把握就对精神损害赔偿请求一律驳回,或者走其他途径解决,只能暂时平息问题,也不符合国家赔偿的立法目的。作为赔偿义务机关,理应克服消极、观望情绪,增强工作主动性,依法受理,及时办理,敢于探索。
  [参考文献]
  [1]闫志开.国家赔偿中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问题[J].行政法学研究,2012,(1).
  [2]高祥阳等.国家赔偿中精神损害抚慰金适用问题研究[J].中国司法,2013,(3).
  [3]龚曾武.国家刑事赔偿若干争议问题探讨[J].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检察院.
  [4]广东检察机关对刑事精神损害抚慰金“定价”[K].2012-4-23,正义网.
  [作者简介]安稳,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科副主任科员。

系统分类:历史学 >> 其它项

本站为纯公益性文化知识交流分享网站,旨在促进文化知识学习、交流与传播。
此文章资料由本站转载于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传播文化知识。仅供学习、研究使用。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和隐私权,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xuehuile@126.com,本站将马上删除。
违法、违规与不良信息投诉举报邮箱xuehuile@126.com,如果您发现不良信息,请您将文章资料的网址发送到邮箱,本站将马上删除。
此文章资料网址:http://www.xuehuile.com/thesis/aa301094d2474528aa3321c8d9bd68c6.html